活在加拿大:在kijiji上卖东西、飞机票、买卖课本

米娅眼睛里的世界
回复
头像
Mia2014
帖子: 666
注册时间: 周三 12月 25, 2013 8:24 pm

活在加拿大:在kijiji上卖东西、飞机票、买卖课本

帖子 Mia2014 » 周一 12月 17, 2018 9:49 pm

周日把不用的化妆品在kijiji上卖给了一个戴黑头巾的女穆斯林,说好24元 — 两包一共24加元,太便宜了,我都不大想卖。她给了25。大概是让我等这么久的补偿吧。不过,是图书馆,我也带了书来读。她走了,我也没走,呆到图书馆将近关门。

这些化妆品是买护肤品时送的礼包的一部分,我没有化妆的习惯,即使偶尔化一下妆,也用不了这么多。

如果为了经济效益,这点钱真的值不起这份麻烦。要拍照,写英文描述,要回答问题,约交易地点。我第一次卖化妆品,本来要价就低,又是电话又是短信,去了电话费就更少的可怜了。客户派了儿子来取货,后来估计是见到东西后,给我发了个消息,欣喜之情跃然“屏”上:
Thank you so much!
Have a great week!

不过,后来我就不给电话号码了。反正我一直在网上,互相发网络信息。

我是把这看为一种当地生活的体验,还赚一点零钱。而且化妆品不用扔了太浪费,时间久了会过期,放着也占地方,所以才有不用的就卖,乐在其中。

而且我现在养成了东西不用就尽快处理掉的习惯,有一次我整理衣服找出两件套头衫,正是穿的季节,当时有种惊喜,我以为我早把它们捐了呢。

另外,通常都是作买方,体验一下面对面做卖方的感觉,接触一下当地人。

有一次因为上班,时间不碰巧,我就把化妆品包了写上客户电话、姓名,放在邮箱里,让他自己去拿,自己把钱留在邮箱里。下班回家,果然有我一封信,里面就是化妆品的钱,我还特意拍了照片作为留念。我把它称为邮箱里的交易。回公司跟女同事吹,同事很有修养,人也聪明,也不点破太不值过,只说自己不用的化妆品让女儿糟踏了。如果是当时另一个女的,她总有办法让你不舒服,所以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,往往避不开,但我有什么事基本都不跟她提,虽然夫妻俩是包打听。

我在kijiji上卖掉的另一个东西是加航折扣码,15%折扣,但很多限制,有几个人问,最后卖给了Halifax的一个美女,很爽快,我跟她讲折扣码的限制,免得买了不能用,她都不愿听,说自己都知道,反而给我讲了两条。

那个折扣码对我没什么用,找人帮忙卖,估计最多几十块钱,还要说好听话、陪笑、欠人情,结果放在网上,简简单单卖了个大数目 — 放那里偶尔有人问回答一下问题,反正我相当满意,对方也很满意。P2P,没有middleman,高效经济。

这里想起我买机票的经历,我来加拿大时是找代理买的机票,一头雾水,但后来要回去时已经网上购票轻车熟路,可是老板说,咱们公司就卖机票,你就在公司买吧。给老板个面子,我找一个女同事买,我自己不卖机票。我日期、价格都在加航网站上查好了。我把日期、价格告诉同事,心想只要不更贵就行。她说,能不能错两天。我说看你方便吧。错两天的价格低二十加元。看上去很美。我飞回去又飞回来,按惯例是有里程积分的,可以换40块钱油卡的,运气好的话,我有一次换了100块钱的加航coupon。可是我的里程积分是零,我去问加航,加航小姐也懵了,后来她的上司给我打了电话,说是合同票,没里程积分。这么一来,我赔了二十。其实这也不算事,我订过机票,另一个男同事说,你为什么不春节走,那时便宜。那个女同事高声说,我就跟你说么,春节走便宜,你不听。我都无语了,谎话张口就来呀。

我倒不是责怪她,就和我这个写代码的注意细节、一是一、二是二那样,因为错一点程序就运转不正常了,做销量的满嘴跑火车,往往也是职业要求,否则没业绩,净麻烦,何况卖机票是又作销售又作客服。真的很辛苦。

我那个女同事那么跑火车,我就不计较。当然,满嘴火车也别太离谱,总要有道德底线。后来,听她说,就是熟人,也就是只能赚一次钱。她说对了,我以后飞机票都是自己上网买。

后来,我另一个老板说,你们理工科的说一句是一句。不亏是老板。我很珍惜我理工科又没做销售的朋友们的友谊。

之后,我更是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
我在这读书时,课本很贵,大部分一本100加元以上。我有时在网上买便宜课本,用完卖掉,等毕业课本基本都卖掉了,事实证明是对的,因为直到如今我从未需要过它们,搬家也沉。哦,有一本捐给了图书馆。

我也帮同学买过课本卖过课本,免费友情帮助。后来大家都熟了,都在一块聊天,我一个女同学笑道,在阿某(指我)的帮助下,某某把书40块钱卖给了某某某。卖书的某某笑道,当时都不认识。

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