奈飞老板的书《No Rules Rules》的读书笔记

米娅眼睛里的世界
回复
头像
Mia2014
帖子: 1543
注册时间: 周三 12月 25, 2013 8:24 pm

奈飞老板的书《No Rules Rules》的读书笔记

帖子 Mia2014 » 周五 9月 03, 2021 7:37 pm

看奈飞(Netflix)老板的书《No Rules Rules》,书中说,公司负责做决定签合同的人是那个了解情况的领导,而不是按职位高低决定的。

书中的原句是:
Being the informed captain and signed off on on your own contracts is a case in point.

讲到一个叫Diego Avalos的国际原创总监。他之前在雅虎工作,在那里5万美元的合同就需要CFO或者总法律顾问签字。他在雅虎也是总监,但从来没有签过合同。到了Netflix后,他的老板让他自己签合同,他说自己心怦怦跳,以致于要出去走一走平静一下。

Diego说,在雅虎时,他感觉自己是个外人,自己虽然出一个主意,并且做一个开端,到它被所有的人和那些人的妈妈批准的时候,这个项目就不再属于自己了。如果它弄砸了,他会想:哈,其他30个人已经赞成了!这不是我的错!他花了大约半年来习惯奈飞,他最近签了一个1亿美元的交易。他没有感到害怕,而是感到很棒。

头像
Mia2014
帖子: 1543
注册时间: 周三 12月 25, 2013 8:24 pm

奈飞的出差报销政策

帖子 Mia2014 » 周六 9月 04, 2021 1:14 pm

为了避免呆板、浪费的条条框框,奈飞公司的报销政策最初改为,花公司的钱就像是花自己的那样。本来是想让大家花公司的钱即灵活又不浪费。可是,大家花自己的钱的方式并不一样,有人习惯月月光,有人习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。

英文原文:Spend company money as if it were your own.

这里举了当时的财务副总裁David Wells的例子。一次大家坐飞机从旧金山去墨西哥城开会,三个多小时的航程,David发现整个团队都坐的头等舱,只有他坐的经济舱。David说,看到他,大家很羞愧,不是羞愧自己坐的头等舱,而是公司的重要的执行官坐的是经济舱。

后来,奈飞把这个出差的报销政策改为:做最符合奈飞利益的事。

英文原文:Act in Netflix’s best interest.

头像
Mia2014
帖子: 1543
注册时间: 周三 12月 25, 2013 8:24 pm

什么是瓷砖

帖子 Mia2014 » 周二 9月 14, 2021 8:05 pm

一口气儿读完了,总是最后一天读的最快,100页,总共花了一两个月,挺不错的书。其中讲到文化差异,奈飞老板Reed讲了他的一段经历。

Reed年轻时去非洲支教,教数学。班里都是尖子生。一次测试,他出了一道题:2米宽3米长的房间,需要多少个50厘米的瓷砖才能把地板盖满。没有一个学生能答上来。他很崩溃。第二天上课,他把这道题写在黑板上,问谁能解答,依然没有人回答,直到一个很认真的学生举了手。Reed很激动,不过,那个学生并没有回答问题,而是问,什么是瓷砖?他们都住棚子,地板要么水泥要么泥土,不铺瓷砖。

头像
Mia2014
帖子: 1543
注册时间: 周三 12月 25, 2013 8:24 pm

奈飞老板的书《No Rules Rules》的读书笔记:文化差异

帖子 Mia2014 » 周四 9月 16, 2021 8:57 pm

《No Rules Rules》的第10章,讲到文化差异。同样的话,对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,有的认为正常,有的认为太粗鲁。

比如,新加坡人,在工作交流中被认为相当西化的,但是,新加坡人说话不像美国人那么直接。比如,你如果让新加坡人作一件事,你要很委婉的说一番话,比如,这不是他的错,他做的很好。先正面表扬一番,然后,再“劳驾”他去做一件事。对美国人,可以直接说,出了个什么问题,需要他去做什么。

荷兰人被认为是比美国人更直接。他批评你的工作时,并不意味着全盘否定,虽然他没有先说整体而言,你做的很好。美国人会先说你哪儿做的好,然后,再指出不足。德国人比美国人直接,像美国人说话那样先表扬,再提意见,他会认为太啰嗦。有什么问题直接提出来就好了。

日本人被认为是说话最不直接的。他们的语言就表现了这种特征。英语一般是主语,然后是动词做谓语,然后是承受者,宾语。日语的句法特别灵活。主谓宾都可以不要,一个句子甚至可以只有一个名词。这样,让语言很委婉。比如,一个人说,没有批准,所以,账单没支付。没有主语,所以,没有人感觉到被指责。

还讲到奈飞公司招聘的第一个巴西人,某总监。他来奈飞面试,发现议程(agenda)上中饭只安排了半个小时,很吃惊。后来,他在等中午饭时,看到一个人过来,他开始以为是陪他吃饭的,后来发现只是个送饭的。他说,在巴西,中午饭是很重要的社交时间,大家在这个时间里建立在工作中合作所需要的最关键的信任。后来,他感慨,难怪奈飞说自己是:We’s a team, not a family(我们是个团队,不是家庭)。奈飞老板知道后感觉不舒服:我们这句话可不是这个意思。后来,有了巴西员工,他们会注意安排和他们社交的时间,在个人层面了解。

里面还提到面试一个日本人,面试后,面试官让她对这次面试给自己(面试官)提出看法/建议(feedback)。这个日本女士当时热泪盈眶,说,我做梦都想上司让我对ta的工作提建议。我下次会准备。书中讲,对于日本人,如果让他们用一种休闲的方式,互相表达自己对对方的看法/建议(feedback),他们做的不好,但如果列到议程(agenda)里,作为任务布置下去,他们会完成的很出色。

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