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权力的游戏》的第6季的第9集和第10集很赞

米娅眼睛里的世界
回复
头像
Mia2014
帖子: 1370
注册时间: 周三 12月 25, 2013 8:24 pm

《权力的游戏》的第6季的第9集和第10集很赞

帖子 Mia2014 » 周三 4月 14, 2021 10:39 pm

《权力的游戏》是个HBO的连续剧,一共8季,一般每季10集,第7集只有7集,第8季只有6集,在图书馆可以借到全部8季。

昨天刚刚看完第6季的第9和10集。从第一季到第六季,大概是看了这么长时间,对里面的人物已经有感情了,至今,觉得第9集Jon Snow一方和Ramsay Snow一方之间的决战是最让我揪心的,是我迄今看过的拍的最好的冷兵器时代两军交战的场面,不仅是厮杀,包括战略,都演绎的很逼真、动人心魄;第10集,把High Sparrow那帮邪教灭了。

先大概说一下背景。当时辽阔大地上有7个王国,其中一个王国是Stark家族 —- 也称为the House of Stark —- 的the North(北方),首府是Winderfall。在Robert Baratheon国王时期,各国是听从Robert国王号令的。Robert死后,儿子Joffrey Baratheon继位。Joffrey其实是皇后Cersei和兄弟Jaime Lannister的私生子。当时北方王国的首领Eddard Stark(昵称Ned)是“the Hand of King”,相当于权力仅次于Robert国王的人。Ned发现Joffrey不是Robert 的儿子,就很正统的想让Robert的兄弟Stannis Baratheon来继位。Cersei发现后,就把他抓起来,说他要篡位,把他处决了。

Ned的儿子Robb Stark带人去复仇,同时营救自己的两个妹妹,半路上连同母亲都被人在“Red Wedding(红色婚礼)”上杀害了。老窝Winterfall先是被Theon Greyjoy带了一小帮人占据,后来,又被Bolton家族占据。Ramsay Snow是Bolton家族首领的私生子,后来杀了父亲,自己做了Bolton的首领,占据了Winterfall。

Jon Snow是Ned妹妹和情人的儿子,因为怕国王Robert会加害他,Ned把Jon抱回家,称他是自己的私生子,因为是私生子,姓取为Snow,而不是Stark。

Winderfall北面有一个关口,称为“the wall(墙)”,是防止Wildling越境的,那里驻守的部队称为“Night’s Watch(守夜人)”。一般罪犯发配到那里赎罪。Jon Snow在那里开始是个打杂的,后来被推举为首领。

“wildling”是原来居住在当地的人,后来被赶走了,还被称作“wildling”,可以翻译为“野人”。野人怎么着也是人,还有一批,被一批white walker(白色步行者)领导的死人(the dead)。这些死人和一般的死人不同,眼睛是阴冷发亮的蓝黑色的,好像厉鬼一样。人死了,白色步行者可以把死的人转化成他的追随者。这一批死了的要把活着的全杀掉,可以说是人类的公敌。Jon Snow想联合“野人”一起和白色步行者决战,拯救人类,就让这些“野人”们穿过关口到了内地,给他们土地安居乐业。后来,Bolton想灭了Jon Snow他们和这些“野人”时,Jon Snow就带领着"野人”部队和其他追随者来到Winterfall城下要和Ramsay Snow一方决战,夺回Winterfall。Jon Snow的部队人数远远少于Ramsay Snow的人。

接下来就是那场让人震撼的决战。

Ramsay这一方之前俘获了Jon的弟弟Rickon Stark。决战当天,两军对阵,Ramsay把Rickon带出来,让他往Jon Snow那个方向跑,他在后面用箭射。Jon救弟心切,又艺高人胆大,骑上马就冲过去迎接,看到Jon Snow离他自己的部队越来越远,离Rickon越来越近,Ramsay一箭穿心把Rickon射死了。果然不出Ramsay所料,Jon当时就急眼了,单枪匹马就往Ramsay那一方冲。Ramsay也派大部队迎Jon。后来Jon从马上滚下来,起来握着剑,对方是一个大部队,眼看Jon好汉难敌众拳,就要死在乱军之下,身后自己的部队这时也赶到了。这里是个近镜头,中心是Jon Snow,镜头只比Jon Snow高一点儿,也就只包括了敌方骑兵队伍的下半个马身,越来越近,正在危急时分,Jon Snow背后一排马冲进镜头,冲向前去,两军开始混战。这时也可以看到Jon Snow的人格魅力,他只管往前冲,他的兄弟们不需要他号令,自动就跟过来了。

双方的先头部队就这么厮杀起来。不知道他们怎么拍的,看着好真实,不过,这还不是最精彩的。这时,Jon Snow一方的Ser Davo领的人在原地还没有动,但没有多少人了,Ramsay原地也没动,但他还有很多很多人没有动用。看到双方厮杀混战,Ramsay让弓箭手一个劲儿射箭,Ser Davo就没让射箭,因为会伤着自己人。后来,Ser Davo看看没有被的办法,也是必败了,但他并没有逃走,带着人也冲上去了。现在,Jon Snow的人都在那里和Ramsay的先遣队厮杀。接着,Ramsay派出了第二梯队,三层的盾牌加长矛。这个队伍整整齐齐咔咔咔咔走过去 —- 这时给的是个全景远镜头,把这帮厮杀的人团团围住。并且一步一步缩小包围圈,就是要把里面双方的人都灭了。Jon Snow他们想杀出突破口,但是力不从心。看上去已经尸积如山了,不止是一座小山。

眼看着Jon Snow他们就要被彻底歼灭,这时远处来了一支骑兵队伍,看上去,盔甲鲜明,人强马壮的,而且人数众多。Jon Snow的妹妹Sansa把她小姨那边的部队带来了。这时又是个全景远镜头。这只骑兵队过去,Ramsay的铜墙铁壁一样的包围圈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,稀里哗啦就崩溃了。然后,Ramsay他们一看不好调头就逃回城里了。不过,Ramsay大势已去,后来,被Jon Snow的人攻破城门,Ramsay自己喂了自己的猎狗。

这一仗打赢之后,一些家族开始拥戴Jon Snow为“北方之王(King in the North)”。《权》里有个称谓“House”,我想可以翻译成“家族”,家族可以拥有城池,也可以附属于某个更有权势的“家族”。

第10集,Cersei把Great Sept那个塔楼给炸了,把High Sparrow和他的那帮邪教人物一起都炸了,感觉好痛快,比Ramsay Snow被他的狗咬死都让人痛快,只是遗憾把Margaery Tyrell他们也炸死了。Ramsay是残忍,可以当他变态;High Sparrow那帮人让人感觉有些那种“穷人翻身闹革命”、“斗私批修”的劲头,每个人都是有罪的,都要在他的神那里赎罪,听从神的裁决。相比之下,Ramsay主要折磨的是肉体,比如,活剥人皮。High Sparrow是把一个人的人设给彻底摧毁,失去自我,完全成为他们的俯首贴耳的奴隶。Margery的兄弟Loras Tyrell仅仅因为是个同性恋,而Margery因为说不知道Loras是个同性恋,两个人被High Sparrow他们抓进地牢里虐待到几乎崩溃。皇后Cersei本来是利用High Sparrow他们铲除异己自己的儿媳Margery,结果自己罪更大,被High Sparrow他们抓了裸体游街示众。而且,还没完,还要被神审判。在审判那天,就是第10集,Cersei没有去,也没让国王也是自己的儿子Tommen去,而是派人在开庭时把法庭所在塔楼Great Sept给炸了。

回复